新开传奇网

魔法师职业日志(三)下篇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6-11-09 19:38点击:

    



第三篇

《上接魔法师职业日志(三)第5小节(冥冥之中)》

6。 精灵的反扑

“如果你聪明的话,就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希尔达在中央兢技台上,向对手边的比尔用挑衅的语气说,“不要抵抗的太强烈,我或许会手下留情,让你不流血地下台。反正你都要输,何苦多浪留我的体力?”“你不要太目中无人了!”比尔并没有被激怒,也没有因此而产生畏惧,他只是紧紧握着我给他的迷雾之杖,让信心与力量在他体内不断增强着,“如果在几分钟前你告诉我这些话,我也许会乖乖接受你的摆布,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背後有最强的力量支持着我……我,是不可能会输给你的。”   

“我不会输的,是吧?小安?”比尔的气魄本来非常意气风发,但是他竟然缚身向在台下的我偷偷问了这句话,一下子就把他的英雄气魄抵消得一乾二净,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是好气或好笑。   

“谁?你的背後是谁?”   

希尔达并没有认出场边带着斗篷的我,显然只把我当成普通的场边指导而已。“不管是谁,都不能改变这场比赛我胜你负的事实了,来!接招吧!我要让你後悔竟不自量力地想跟我决斗!”希尔达拔出剑,很快地朝比尔挥了过去,一场激烈的战斗随之展开。在一阵攻守之後,比尔很明显地落了下风,除了闪躲之外,几乎没有招架之力。我并不感到意外,若以希尔达现在的战斗力而言,与二十年前的迈西斯已经相去不远,即使是我来应战也会是一场苦战,何况是刚刚成为魔法师职业的比尔了?其实,我根本没有把握比尔会赢,我也不认为他会赢,但是我相信迷雾之岛的精灵这样安排一定有它们的道理。   

“怎麽样?现在求饶或是弃权都还来得收,给你最後一次机会,下一波攻击,我绝对要你躺着下场。”在一阵猛攻之後,希尔达脸不红、气不喘地停了下来,对着衣衫已被剑削得零零碎碎的比尔下了最後通牒。   

“小安,告诉我怎麽去反击!我不能只是挨打!”比尔身上已经有几个伤口开始滴血,但是他不但没有露出退缩的念头,反而更激发了战斗的欲望。看到这样,我就知道精灵们没有选错人。   

“盗贼的战斗方式是闪躲.再找空隙攻击,但是魔法师职业的战斗,是完完全全不同的策略。”我伸出一只手指,朝着比尔的方向指去。   

一阵闪光从我指尖直射迷雾之杖的杖头水晶,“魔法师职业不擅近身缠斗,所以必须用魔法将对手保持在一段距离以外,不能让战士职业有近身攻击的机会。所以你除了闪躲之外.就是必须保持一个可供魔法发挥的距离。”   

“然後呢?”比尔喘着气,却没有因此停下他的脚步.立刻就照着我的话与希尔达保持一段距离。   

“然後集中注意力,将所有的精神力集到迷雾之杖中上。”   

我能感觉精灵们已经到达中央竞技场的地下,除了还没有现身之外,事实上已经开始掌控整个兢技场。“你手上的武器已经不是你自己的了,它己经由迷雾之岛的精灵掌控,你只是它们运使魔法的一个媒介。你只要将你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它们,它们就会告诉你,你该做什麽。”   

“恩利斯伯伯?”希尔达到现在才认出我,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原来他说的靠山就是你?他们说你要来破坏我的胜利,你果然出现了。你…你…”“希尔达啊,为什麽要这麽惊慌?”我己经看出情势在这一刻已经逆转。一边有很强的实力,有整个迷雾之岛的人为他加油,有迷雾之堡做他的靠山;另一边虽然是个菜鸟魔法师职业,但是背後却有我、以及整个迷雾之岛的自然力量为後盾,谁先感到惊慌,谁的胜算就少一分。   

“来吧!希尔达,我要让你也尝尝受伤的滋味!比尔并没有放过希尔达犹疑不定的好机会,举起他的迷雾之杖,让一团炽热的火焰从杖头飞向希尔达。我体内的魔法也随着这团火焰燃烧起来,事实上,我能感觉整个岛都燃烧起来了,一阵狂风从竞技场外卷进来,扯得竞技场四周插着的迷雾之堡旗帜紧绷欲裂,场上的每个人,也被这场突如奇来的狂风吹得抬不起头,就一瞬间的工大,弥漫在迷雾之岛的雾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诡异异常的残阳及狂风。“啊!”比尔的火焰魔法在狂风助势之下,虽然希尔达很快地就闪过去,但是火焰仍无情地扩大范围,将他包围在里面。希尔达受伤的叫声迥汤在竞技场,我彷佛看见迈西斯从观礼台上站了起来,下令手下立刻介入这场比赛;整个竞技场乱成一团,除了不相信希尔达也会落下风的观众外,还有对整个环境异常变化的惊慌。   

“这是做什麽?”我无声地问着迷雾之岛的精灵。我能感觉到,精灵们并不打算松手,它们不但要终结这场兢技,还要重伤希尔达,这已经不是我的原意,我答应过迈西斯不让希尔达重伤的。“你们到底要什麽?为什麽要用这麽强的火焰魔法对付这个孩子?”   

精灵们没有回答。希尔达身边的火焰忽然炸开,在竞技场中央开了--个大洞。立刻有人上前将希尔达焦黑受伤的身体抬了下去。但是似乎没有人注意到,炸开的大洞就像开启的潘朵拉宝盒,不断涌出迷雾之岛的神秘力量。不是怪物、不是精灵、就只是力量而已,一种人类虽然看不到、也无法理解,却能发现它的存在、发现它的恐怖的一种力量。   

“恩利斯,我们需要你的力量,现在!”忽然之间,我发现自己站到竞肢场的中央裂开的大洞旁,身边出现了迷雾之鸟的精灵,和呆站着的比尔,精灵的呼唤在我耳边迥荡着,我没有做任何抵抗,就让它们完全地控制我的肉体、与我的精神力。   

“在迷雾之岛上的人类们,我要你们听着,”我代替了精灵们,大声地向场中所有的人说出它们的要求,“迷雾之岛并不属於你们人类的,二十多年来,我们一直以为可以和你们和平共处,但是现在我们知道,你们人类要的并不只是和平相处,你们要的是一个完全属於你们自己的迷雾之岛。”   

“所以我们要收回迷雾之鸟,再也不许人类踏上来一步。明天日落前,我们要求所有的人类都要离开迷雾之岛,把迷雾之岛还给原本就居住在迷雾之岛上的所有生物。日落後,我们的魔法将不再留情,人类若继续停留在这个岛上,只有死亡一条路。”精灵们藉由我,向场中所有的人下了最後通牒。   

在我的声音停歇之後,整个竞技场的声音也同时停歇了下来。但是并没有持续多久,人群愤怒的鼓噪声、以及武器出鞘的金属撞击声,瞬间向已成为迷雾之岛公敌的我涌了过来。我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甚至手指也没有抬起,周围的精灵就已经运使起另一波的魔法,让刚刚发出的恐怖力量肆虐於整个竞技场之上。   

当人们遇到这股力量,除了极少数心智力量较强的人之外,没有例外的,都被恐惧占满,仓皇往竞技场外奔逃。在一阵子的疯狂逃亡之後,竞技场中央几乎没有人肯留了下来。   

“恩利斯!我不敢相信你会这样做!”迈西斯的身影从仓皇逃走的人潮之中走了过来,痛心地向我谴责。“看你把希尔达、以及迷雾之岛弄成什麽样子!”   

“迈西斯,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不带感情地告诉他,“在叁十年前,当我们向迷雾之岛求得古魔法书的同时,我就已经承诺过,我必须执行精灵们所有的要求,你应该再也清楚不过了,因为当时你就在我身边。”   

“只是你不能这样就毁掉我辛苦经营二十八年的迷雾之岛!”迈西斯心痛地控诉。   

“把这些话告诉经营迷雾之岛数千年的精灵吧!在这个时候,我己经没有办法有私人的感情了,“我已经不能决定什麽,我只是它们手中的一只棋子,在它们的意念之下,执行它们的指令。”   

“除了比尔之外,所有的人都走远一点,接下来的魔法威力会伤到你们。”我挥手要唯一还没逃走的艾蜜和隆和我们保持一段距离。   

“比尔,给我你的手。这是你第一个要学的魔法,尽管以你的力量到真正可以运用,至少还在二十年之後。把精神力集中,跟着我念咒语。”   

“这是什麽咒语?”比尔问。   

“生物封锁咒文。”我静静地举起双手,让自身的魔法与迷雾之岛的力量结合为一,然後集中在比尔手上,让最後的魔法由他手中发出。不要问我为什麽,这是精灵们要求的,它们要他来进行这个魔法。“这个魔法是迷雾之岛古魔法书中记载的最强魔法之一,是防卫迷雾之岛的最强魔法。除了你和我之外,在未来叁十年,任何踏上迷雾之岛的生物,都没有例外地必须面临死亡。”“不要多说话了。专心和我一起完成这麽咒语。”我让魔法爆炸在我和比尔之间,瞬间弥漫到整个迷雾之岛。

7。 迷雾下的夕阳

鲜红的落日,像叁十年前一样染红了遗忘之海。水面闪耀的金色光芒,很刺眼,照得眼睛几乎睁不开;但是就在不久後的马上,这些都将成为过去,迷雾之岛上将再度被终年不散的浓雾所笼罩,在这个岛上,站在我现在站的位置,在叁十年内大概是看不到夕阳了。   

我缓缓地叹了口气,不知道我自己到底为了精灵做了什麽。我为它们启动了迷雾之岛的生物封锁咒文,答应它们要培养比尔成为下一任的守卫者,除此之外呢?我毁了迷雾之岛上所有人类造成的文明,重伤了有点狂妄但却是无辜的希尔达,驱逐了所有迷雾之岛上的人类,逼他们离开他们定居二十多年的家园。   

我已经不知道我是个帮精灵收复迷雾之岛的恩人,还是帮着精灵赶走人类的罪人?“小安,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比尔在我身边提醒我,日落已经即将到来。   

“不必急,我们可以晚点再走。”我回过神来.看着这位新诞生的魔法师职业;至少,在他身上我仍可以看到希望,而不是无奈。“我还有很多要教你,你待重头学起,而这要花上不少时间,留在岛上,除了精灵也会帮忙之外,也比较不容易分心。对了,艾蜜和隆呢?”“他们在帮忙岛上最後一批人撤退。”比尔遥指着北岸的码头,“小安,我们能不能去跟他们说声道别?既然我们要多留往岛上一段时日……”   

“当然。”在昨天的魔法之後,艾蜜和隆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猜他们不是被我放出的超强魔法吓到,而是出於他们也是人类的一种不以为然。但是他们没有说出来.只是留比尔跟我在一起默默地走开了。我相信他们之所以不发一言,只是基於伙伴之间的情谊,不想对我的行为做出任何指责。   

“其实艾蜜和隆也能体谅你的心情。”比尔忽然冒出这句话,让我吓了一跳。看来精灵开始给他的能力,好像比我想像的还多。   

“走吧。”我伸手搂住比尔的肩,轻轻回忆起一个常用的魔法。“我用瞬间移动魔法到北码头找他们。仔细学着!这些魔法也许现在你还不能自由运用,但是却是你一定要学的。要成为一个魔法师职业,是段艰难而且漫长的修练,你要有投入後半辈子在魔法上头的打算。”   

“我知道。”比尔点了点头。   

我大声为比尔念出了这个咒文,让他仔细地聆听每一个音节,我看到他闭上眼睛,低声地覆颂这个咒语。我感到欣慰,即使他现在的魔法力还无法施行这个魔法,但是他记住了。一日他的魔法力到了足够的时候,对魔法的施放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这个咒文对他来说就会像呼吸一样自然。我渐渐了解到精灵选择比尔的原因,因为我也渐渐发现他的魔法才能,在开窍之後,竟然有这麽高的慧根。   

“咦?这麽快就到了?”周遭人们搬运货物的嘈杂,让比尔张开了原先紧闭的双眼。迷雾之岛北岸的码头,此时只剩下最後的一批人类,和最後几艘正在准备离去的船只。比尔很快地奔向人群,寻找艾蜜和隆的踪迹;而我,则朝着侍卫簇拥下的迈西斯走过去。   

“放下你们的武器,这些都已经没有必要了。”迈西斯周围的侍卫看到我的走近,不约而同地拔出武器兵戎相向,迈西斯叹了口气,要身边的人收回武器。   

“你们都退下吧!我要和恩利斯私下谈一谈。他不会伤害我的,你们全部退下。”   

“迈西斯,我想,我欠你一声对不起。”在迈西斯手下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下之後,我轻轻向迈西斯道歉着。“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二十八年前我就不应该要你帮我守卫迷雾之岛,让你费尽心力经营之後又化为乌有。我该自己待在迷雾之岛的。”   

“恩利斯,不要再说了。”   

夕阳下迈西斯的脸和他的年纪一样,都露出了迟暮的疲态。“在昨天,也许我还无法原谅你,但是我仔细想过之後,没错,这也不是件能控制的。我只顾着满足自己建设迷雾之岛的心愿,没有考虑要与迷雾之岛本身和平共存,导致今天精灵要驱逐我,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而希尔达的伤,大概就是迷雾之岛的精灵对我胆大妄为的惩罚。”   

“希尔达……他还好吧?”我内疚地问。“死不了的。”迈西斯的脸还是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作为父亲的关心与心痛,尽管嘴上轻描淡写,“看来,你要给他的教训,的确达到了它的效果。我希望从今以後,他能够改改他过於骄傲的个性,在失去迷雾之堡少堡主的地位之後,能从一个平凡的战士职业重新出发。”   

“迈西斯……”我看着远方黑暗逐渐吞噬着迷雾之岛,不禁心中一阵惆怅。“那你离开迷雾之岛之後,要去哪里?”“哪里都可以去吧,我想。”   

迈西斯耸耸肩,无可奈何地说,“先去哈柏港再说吧!反正到了我这个年纪,大概也经不起另一次长程跋涉了,也许就终老在哈柏港了。”   

“嗯…”我无言以对.就这样和迈西斯沈默对望着,回忆起叁十年前的并肩作战,以及这几天中发生的点点滴滴。不远处比尔也在和艾蜜与隆道别着,艾蜜不时往我这边看过来,似乎有话想跟我说,但是却走不过来。比尔积极地想说服她什麽,她只是一直摇头,最後,隆对她说了几句话,几乎是架着她向我走了过来。   

“小安,我和艾蜜有几句话想跟你说。”隆低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管你决定做什麽、或是你已经做了什麽,我们都是支持你的,无条件支持你。包括这次的事。”说完後隆用手肘推了推艾蜜,要她也说句话,但是艾蜜死闭着嘴,一句话也不肯说。   

“谢谢。”我的眼泪在眼眶中流转,抑制着不让它掉出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麽,能得到隆的谅解竟然对我有这麽重要,重要到让我感动落泪。   

“不要这麽客气了!伙伴就是要互相信任,毫无条件地信任对方所做的任何决定,不是吗?”隆咧着他不易展开的嘴,露出难得的笑容。“比尔这家伙就托你照顾了,好好磨练他,不要让他又像以前一样吊儿郎当,什麽也不肯认真学。我答应他过世的父母要好好照顾他的,现在,我想拜托你帮我接下这个任务。”   

“嘿!你们好像在托孤一样,好歹我也不是个小孩了,可以吗?”比尔又不服气地插起嘴来。我和隆相视大笑,比尔在我们的笑声之下,也不好意思她笑了起来。但是我们都没留心到,艾蜜在此时已是泪流满面。   

“安布劳希!我恨你!”   

艾蜜忽然爆发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就骂了起来,“我恨你!先是你总是来来去去说走就走,你自己走就已经很过分了,现在,你又要带走比尔,把我们这个队伍拆成什麽样子?你…我恨你……我恨你为什麽要在肯贝斯城让我遇到,我恨我自己为什麽要找你进队伍,我…”她还没说完,就已经泣不成声。   

“艾蜜……”我轻轻地搂住她的肩,想跟她说对不起,她却整个人倒在我的怀中,靠在我的肩膀上哭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麽,只是轻抚着她的头发,企图舒缓她的情绪。她的发香让我想起了凯萨琳,当年她也常在我怀中哭泣,凯萨琳也爱哭,为了什麽都能哭,总要哭到我心软投降为止,老实说,我现在已经想对艾蜜投降了,我想要带比尔和他们一起走,一起再去冒险……“迈西斯大人!”身边侍卫的大喊,提醒了我迈西斯还在身边,把这一幕戏完全看在眼里,但我还没有时间感到不好意思,就已经为接下来的讯息感到震惊。   

“迈西斯大人,哈柏港传来了紧急求救的讯息!”特卫跑到迈西斯面前,上气不接下气报告,“根据刚从哈柏港驶来船只的船长说,有只神秘的部队刚刚袭击了哈柏港,在港口守军的抵抗之下,敌军虽然撤退,但是却转向魔森林的侏儒们。根据侏儒族传来的消息,这批神秘的敌人,目的可能是侏儒洞窟深处的生命之石!”“我知道了,下令所有的士兵,在哈柏港集结,等候我的指示,准备增援侏儒族守卫生命之石。”迈西斯立刻下了明确的指令,他的手下也立刻传令下去。“恩利斯,我想我必须拜托你,一起去守卫生命之石。”迈西斯转向我,义正言辞地提出他的要求,“一来我已经年迈,在希尔达重伤未愈的情况下,我需要有人代替我指挥我的军队,以免被我的不灵活拖累了速度;二来,生命之石关系重大,若落入恶人手中,後果你应该比我清楚;叁来,叁十年前是你为生命之石室下了结界,你应该是最能利用原有守卫力量抵抗入侵者的人。所以,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後一次拜托你,希望你能代替我指挥我的军队,协防侏儒洞窟。”   

“这不用你说,我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我转头对比尔说:“看来,我们的修练必须在旅途上进行了。艾蜜,你也别哭了,只要你肯陪我们去侏儒洞窟,队伍就不会散了。隆,你说呢?”“当然是义不容辞。”隆点了点头,“不过我们动作要快,

1.85合击传奇

最後一艘船要开了。”   

“我不坐船,”我笑了笑,企图在这个紧绷的气氛中制造一点轻松,“我会晕船。我有更快的方法:我用瞬间移动咒文送大家一起过去。”   

“我可不了,我还是搭我的大船好了。”迈西斯摇着头,走向他的专属船舰。   

“我年纪大了,承受不住你那咒文的折腾。叁十年前我就受够了,我宁愿坐船还舒服些。”   

“为什麽啊?”比尔好奇地问,“瞬间移动咒文不是又快又平顺吗?”“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我神秘地笑着。

《待续》




(责任编辑:admin)

TAG标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