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传奇网

一起走过的日子-五(11区聊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6-11-12 19:05点击:

    




有时候我都在问我自己,我到底在干什么?到底又为了什么呢?我又何苦,我又何必。爱要有你才完美,你伤了我,我又伤了谁?


可是,忘记又岂是容易。真要忘记,我又怎能甘心。我告诉我自己,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中途放弃,我宁愿痛苦,不愿后悔。


“我又来了。”我心里默默的念着,想看到她却又怕见到她。


在登陆人物的时候,我建了一个小号“水无痕”,我是船么?他是水么?


上去了很久,我在犹豫,到底密不密她?只觉得心里隐隐的痛,你会在么?


最终我输入了“/梦霏霏 喂!”


“你是谁?”她竟然在线。


“你最近常来么?”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是谁?认识我么?”她又回我。


“我认识你。你也知道我是谁。”


“我不认识你。我们会里好象也没你这号人。”


“你在哪呢?”


“你管!我不认识你,88!”


我还在犹豫,我是继续的留下,还是该安静的走开。看来她心情不好,她平时很随和的。


“有缘自是缘,无缘也是缘。”这是逃避还是借口。缘分啊,随缘呢,还是把握缘分呢?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我选择后者,我密她。


“啊!你是?”


“恩,是我。”


“真的是你么?”


“是的,我还是来了,是不是很没志气。”


“不!与志气没关系。你看到了我的QQ留言?”


“恩,看到了。对不起!我太意气用事了。”


“你不生气了?”她小心翼翼的问。


“不知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是不是很没志气啊?”


“不,我说了,与志气没关系。那你以后还会象以前一样常玩么?”


“我也不知道!”我突然想起些什么,“对了,把我行会上留的那段话删了吧。”


“早删掉了,看了就不好受,你孤寂么?帮里的人和我不是你的朋友么?”


“没有人懂我,说了你也不懂!”故做深沉,是我的毛病,死不低头,也是我的毛病。


“哦。那你怎么不上大号?”


“暂时不想上。”我当然不能告诉她我刚开始的想法。


“你这个小号什么意思?船过水无痕么?”


“是的!没错。你明白就好。”


“以后给你说好了。你不是船,我也不是水。记住了么?”


“恩,记住了,我等你告诉我。”


“好,你上大号么?要么我去找你?”


“不上了,就小号,在新手村。”我告诉了她小号的坐标。


“我在土城,你等我!”


“恩!”每说出一句话,我沉重的心情都会好转。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话真的不假。


诺大的一个村庄,就我一个人在这里,和这个村庄比较,我就显得十分的渺小。这里是安静的乐土,它是和平的、文明的。没有刷屏,没有脏话,没有PK。


玩cqsf1.76合击这么久,我的心里也从来没有这样平静过,其实最美丽的才是这种平静的时刻。寂静而安详。


“来了?这么快啊?”心里掠过一丝兴奋。


“是啊,一口气跑来了,好累。”


“见到你我很高兴!”


“现在你真的很高兴了?但愿你能开心,这样我也会好受些。”


“恩,真的。那你带我练小号吧。”


“你真的起这个名字?删了他吧?”


“不。等你告诉我以后,我才会删他。”


“那好吧,我不会骗你的。也许有这么一天吧!”


“恩,我相信你说的全部。”


“走吧,我带你练小号。”


我们就在新手村周围打怪,她给我加血,我便一只鹿一只鹿的杀了起来。慢慢的,我们来到了新手村右边的那个吊桥上,我先跑了上去了,在桥上来回的跑。


“你来看啊!”我高兴的说。


“好,看什么啊?”


“你看这桥、这水,象什么啊?”


“小桥流水人家,对吧?”确实,很多次她都能猜到我在想什么。


“是啊,宁静而安详的生活。你看,旁边就是村庄,那边可以洗衣服和挑水。”


“花痴!呵呵!”


“哼!白痴怎么的,比冷血动物好!”


“我满腔热血,哈哈!”


“哼,懒的理你。”我走到桥中间,“你看,它让我想起长江。”


“长江?长江怎么?你想说什么?”


“我想起一首诗!”


“什么诗啊,你说说看。”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是啊,很好的一首诗!你的意思我明白,小白

1.85炎龙传奇

痴。”


“可是,你明白,又为什么?”


“不要问了,好不好?”


“恩,听你的。可是我总是管不住我自己。”她听了我这句话,没说什么。


我突然不想练了,就说:“走吧!回村去。”


“怎么了?不练了?”


“不想练了。”


“哦。那你心情好些了么?”多么熟悉的问候啊!


“恩,好些了。”


相似的场景,一个在虚拟,一个在现实,一个触摸的到,一个却难以猜透。思念啊,是一张琢磨不透的网,在网的那一断,你是否能感受的到?


这时候,系统在不停的播报,说新增加了拜师系统。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告示天下。


我不由心一动:“喂!你看系统在说什么?”


“看到了,怎么?你想拜我为师啊?”


“知我者老婆也!呵呵!”


“神经!”


“水无痕是水的徒弟,好不好玩啊,都姓水啊。”


“你少无聊!想不想拜了。”


“当然想!你等我去办手续啊!呵呵!”


“废话多,白痴一个!”


就这样,“水无痕”成了“水”的徒弟。其实让我轻易说离去,我又怎真的忍心

(责任编辑:admin)

TAG标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